门诊时间:8:00 - 17:00(节假日照常门诊)预约医生 | 在线问答 | 来院路线

所在位置:主页 > 青胎记 > 青胎记案例 >

襄城9岁太田痣女孩“美丽圆梦” 贫寒农家迎来春天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6-07-29 点击量: 点击在线咨询

  许昌市襄城县位于中原腹地,东倚伏牛山脉之首,西接黄淮平原东缘,气候温和,土地肥沃,烟叶种植历史久远,闻名全国,有“金襄”之称。本文的主人公,9岁的“灰”姑娘李赛珂就出生在襄城县一个小村里。


李赛珂治疗前照片(左侧面部)

李赛珂治疗前照片(右侧面部)

  由于脸上有胎记,李赛珂小小的年纪,便过早地品尝了人生的艰辛与坎坷。为了给女儿治疗胎记,李赛珂的父母更是经历了车祸、打官司等一系列不幸遭遇!

  小小农家女娃,一出生脸上就有“一层土”

  李赛珂的妈妈李淑娟说,赛珂从生下来就有胎记,当时很淡,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后来,胎记颜色随着赛珂的长大,稍微变深了些,但她的胎记和别人的不一样,不是青的、红的,而是脸上像盖了一层土,呈现淡淡的灰褐色。

  小时候,赛珂出门玩,村里淘气的孩子就会起哄,说她不爱洗脸,脸上的“土”没洗干净,是个“灰”姑娘。小赛珂每次都辩解说自己洗脸了,但没人相信。慢慢地,李赛珂“灰姑娘”的绰号不胫而走,但她很不喜欢这称呼,整天绷着小脸,没有笑容。

  每当李赛珂流着泪问妈妈:我明明洗脸了,为什么脸上还这么脏?李淑娟总要忍着心痛安慰女儿,那不是灰,是天生的胎记,等你长大了,我们就去治。

  从那时起,小赛珂就盼望着快快长大,能早日治好胎记,早点变漂亮。

  为了攒钱治胎记,爸爸遭遇飞来横祸

  在李赛珂一岁多的时候,李淑娟和丈夫曾经有过给孩子治疗的想法。那时候,为了挣足治疗费,赛珂爸爸学着村里的人,承包土地,专门种起了烟草,平时起早贪晚精心伺弄。眼看着烟草收购的行情不错,地里收获后能卖不少钱,再凑一点,孩子就能去大医院做治疗了。

  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一家人充满着期盼的时候,赛珂爸爸外出的时候发生了交通事故,被一辆醉酒驾驶的新郑车辆给撞断了腿,当场被送到医院抢救。肇事司机虽然垫付了5000元,但相对于庞大的治疗费来说,可谓杯水车薪,家里的积蓄用上了,卖烟草的钱花得一干二净,还欠下不少外债,为赛珂治疗胎记的事情也成为了泡影。

  肇事司机逃避官司,五口人一亩地艰难度日

  经过治疗,赛珂爸爸终于出院了,腿虽然接上了,但还是留下了毛病,走路一瘸一拐地,不能下地,更干不了重活。

  为了讨还公道,李家人把肇事司机告上法院,要求对方进行赔偿,并承担治疗费用。但由于肇事车辆是新郑牌照,两地交涉不方便,司机也故意躲着,他们与法院的人几次上门都找不到人,次数多了,李家人耗不起,只能自认倒霉,放弃了追讨。

  赔偿款没拿到,可是日子要过,一家人还要生活。李淑娟说,往年农闲的时候,她还出门打工,赚钱补贴家用,但家里出了事,地里不能没人打理。说起家里的地,李淑娟有些辛酸,“家里的口粮全靠种地,村里的地30年没动过了,一家五口人,就指望着一亩多地的收成,能有几个钱?”

  “当时就想着,胎记虽然不好看,但没啥坏影响,早治晚治差不多。”李淑娟说起从前的事,有些后悔没有早些给赛珂治,但当时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根本没有余钱为赛珂治疗!

  小赛柯走投无路之际,一则新闻给她带来希望

  时间慢慢过去,李赛珂长成了大孩子,胎记也成了厚厚的“灰”,让她有些自卑,平时除了家人,几乎不和外人说话。在爸妈眼里,赛珂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抢着干家务,带年幼的妹妹,甚至下学后,还坚持去打猪草,喂养家里的小猪。

  儿女是前世的债,看着赛珂小脸上的胎记越大越大,李淑娟偷偷哭了无数次,她觉得把孩子生下来,爸妈就有责任让孩子好好成长,但两个孩子要上学、穿衣,白发苍苍的婆婆需要赡养,家里太困难了。

  事情在2014年夏天迎来了转机,李淑娟从电视上看到“美丽中国·百万胎记学子救助”的报道,新闻里说定点救助单位是郑州市第二中医院,赛珂的情况也比较符合申请救助的条件。

  李淑娟迫切地想为孩子治好脸上的胎记,她给郑州市第二中医院打去电话,讲述了赛珂的情况,希望能得到救助。

  等待是煎熬的,7月中旬,李淑娟终于接到了来自郑州市第二中医院的电话,说经过胎记患者救助爱心医院的讨论,已经同意对李赛珂提供爱心援助,医院将为赛柯安排较好的医生和医疗技术,帮助这位不幸的女孩早日拥有美丽面孔!

  去年暑期求医郑州,接受黑色素细胞失活治疗

  2014年7月21日,李赛珂在妈妈的陪同下,生平第一次离开襄城县,来到郑州,找到了郑州市第二中医院。

  来到医院后,胎记医生张子春主任为小赛柯做了仔细的检查,较终诊断为双侧型太田痣。而且,属于太田痣中比较罕见的病例,这么小的年纪双侧面颊都有,相对皮肤病灶里面黑色素细胞比较密集或者黑色素细胞分泌的比较活跃,这种情况治疗起来比单侧面颊治疗要困难,建议做黑色素细胞失活治疗,通过先进技术粉碎异常分泌的大颗粒色素,再通过人体自我代谢排出体外,整个过程更加安全,不出血、疗效显著,痛苦也较轻,而且治疗后可以马上回家,不影响正常的学习、生活。

  那天,她做了生平第一次治疗。也是从那天开始,她灰灰的世界重新有了色彩。


李赛珂接受黑色素细胞失活治疗

李赛珂接受进口激光设备治疗

  治疗一个月后,李淑娟就发现女儿脸上的胎记淡了一些,颜色没那么深了,零星与皮肤相接的较浅部位恢复了正常肤色,李赛珂热切地盼着下一次治疗。

  之后10月、12月,赛珂在妈妈的陪同下,又分别做了第二次、第三次治疗,效果一次比一次好。

  经过爱心治疗,“灰姑娘”李赛珂美丽圆梦

  2015年5月20日,李赛珂和爸爸妈妈再次来到郑州市第二中医院,她的变化让张子春主任有些惊讶,“李赛珂的治疗效果比预期好多了,和治疗前相比,胎记色泽几乎消退了,只剩下淡淡地轮廓。这样的疗效和医院所采用的国际先进黑色素细胞失活是分不开的。我相信,再经过1次治疗,赛珂的胎记就会消失,恢复正常肤色,变成漂亮的小公主。”

  听了张主任亲切的话语,9岁的李赛柯不禁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她打出胜利的手势,大声告诉记者:“治好了,高兴!”

  “孩子的脸能治好,俺一家人就有了盼头,一家老小就算有了活路,日子再苦,只要看到孩子高高兴兴的,我们也一样安心。”看到赛柯康复在即,赛柯的妈妈面对镜头,十分动容。
 

  医生提醒:太田痣治疗越早,效果越好

  针对小赛柯的就诊经历,张子春主任表示,太田痣是较常见的青胎记,双侧型虽然比较少见,但早期及时就医、选择专业医院,采用“黑色素细胞失活”技术,完全可以轻松祛除。

  目前,郑州市第二中医院所采用的“黑色素细胞失活”技术,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疗效显著,对青胎记的满意度高。在医院,每年都有众多青胎记患者通过规范治疗,成功告别青胎记困扰,迎来美丽新生!

张子春 主治医师

张子春主任是我国较早进行胎记科研及临床诊疗的医生之一,参加了...[详细]

池秀红 胎记医师

池秀红长期从事临床胎记治疗工作,对工作精益求精,对病人呵护备至...[详细]

我院被授予荣誉奖章

2014年6月15日上午,在北京报告厅,举办的....[详细]